旅印中国妇女联合会副会长陈风琼从零开始自学汽修

华人动态 浏览:450

  北京5月7日电 (金旭)“面对印度严峻复杂的疫情形势,当地华侨华人的处境很不容易。我知道筹集物资虽有困难,但我想化压力为动力,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助他们走出疫情阴霾。”旅印中国妇女联合会副会长陈风琼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。

  “很多华侨华人靠开餐馆谋生。疫情初现端倪,为了维持生计,经营没有停止,只能靠做好防护措施进行自我保护。”她说,疫情的失控对华侨华人的工作、生活产生巨大冲击,对病毒的恐惧、担忧和无措是主要困境。

  4月8日,印度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破12万例。当时已经回国的陈风琼看到新闻后担心疫情会持续加剧恶化,随即行动起来,通过微信朋友圈动员各界爱心人士捐款捐物、安排物资运送,希望能帮助在印度的侨胞们渡过难关。

  陈风琼的朋友圈每天都写满了与抗疫、捐赠倡议等相关的记录。她告诉记者,各地华侨华人、爱心企业、组织机构纷纷慷慨解囊,不计成本捐资捐物,让她倍受感动。“抗疫过程中的每个人都在全力以赴贡献自己的力量,他们给予了我动力,所谓‘一方有难,八方支援’,我会一直坚持为在印度侨胞们募集物资直至疫情结束。”同时,陈风琼也呼吁,目前救助物资还远远不够,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加入进来,与印度华侨华人一起共抗疫情。(完)

  “在印度德里、孟买、班加罗尔、加尔各答、海德拉巴等城市的侨领、华人也与我取得联系,自发组织统计当地所需的口罩、药品等物资,并负责发放,保障物资送到最需要的侨胞手里。”陈风琼说。

  连日来,陈风琼通过各种途径筹集物资。她介绍,截至5月4日,筹集的30万个kn95口罩、225盒连花清瘟胶囊已经分发、邮寄到有困难的华侨华人手中,还有5000袋中药包、制氧机等一些物资将陆续运输到印度。

  “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治疗问题。床位拥挤、制氧机供不应求、医药资源紧缺......很多已经感染上新冠的侨胞对此感到无能为力。”陈风琼表示,由于印度多地医疗资源告急,一些确诊的华侨华人只能在家隔离,通过吃药缓解病情,缺少氧气更是让整个治疗过程变得艰辛。

  但他不讳言:“每隔一段时间,会做一些以前做不了的事,挑战自己。”因此他家有不少他的“奇奇怪怪的点子”,例如他的妻子在后院养了两只鸡,他给鸡笼安装了一个手机APP可以遥控开关的门。最近他又在研究电子工程,想要将新歌曲,添加进家里的一部太鼓达人游戏机中。(李雪)

  虽然享受修车过程的乐趣,但孙瑜表示不建议大家尝试,因为在实施之前,看网上说翻新只要四、五千美元,结果他共花了一万五千美元,“要是真知道会花这么多钱就不会做了”,“而且钱花出去后,发现平时不太敢开出门”。因为业余人士自己装的车还是有许多问题,有一天他刚开出门两个街区,方向盘忽然失灵。还好当时路上没车,他赶紧停在路边查看,发现有一个螺丝崩掉了,只能步行走回家拿了螺丝回来,在大街上开始修车。这次事件后他也很担心,只能在小区开一开,而且他觉得车噪音特别大,“像拖拉机一样”。

  发动机发动了 有成就感

  从内到外 几乎全都换新

  不过让他哭笑不得的是,总有网友来请教车的问题,他只能摊牌表示自己其实也是“小白”。不过当然还是学到一些修车知识,“不过仅限于1975年以前的车”。

  不知从何开始 拆了再说

  此外,底盘用砂轮刮一遍,重涂防锈漆,轴承、避震、万向节球头等全都换新了。内饰也都重新翻新了一遍,买了二手座椅,换了新的皮。“每一个零件和螺丝都拆了,每一根线都重装了一遍,好的拆下来打磨打磨重刷漆,坏的就换”,他表示,电路说明上的图表根本看不懂,因为“是给内行看的,但外行就抓瞎”,他闷头研究好几天后,连蒙带猜竟也成功了。

  第一次发动机跑起来的时候,他相当有成就感,因为发动机完全是他靠着看视频和手册组装,“一开始哪里该接电都不知道”。因为车是双进气口的缸体,买来新的却是单进气口的,于是自己换了之后做了一些改造,“完全不知道是否可行”,最后找了个修车师傅借来专业的扭力扳手。没想到发动机正常运作,超级开心。

  5月10日电 据美国《世界日报》报道,家住洛杉矶市范奈斯(Van Nuys)的华裔居民孙瑜2020年10月突发奇想,计划自己动手翻新一辆古董金龟车(甲壳虫轿车)。他开始在在网上物色二手车,“当时想改装成电车,所以想只要是完整的就行”,最终花了1700美元买到了一辆。接下来近一年时间,原本毫无汽修知识的孙瑜,在车库里开始了一边学习,一边敲敲打打的业余生活。

  拆到一半时,他发现改装成电车需要花费不少,一个电池组就要1万美元,发动机也要4000美元,此外还要组装电路,都是他完全不懂的知识,于是决定还是保持这辆车的现有结构就好。不过拆开汽车才发现,这辆车情况比想象糟,首先是车内“地板”的铁皮其实全都锈穿了,“后排座的人,脚能伸到地上”。发动机里面也爆炸过,孙瑜把发动机上的其他零件都拆下来发现还能用,就又重新买了一个缸体装上。

  “一开始完全不知道从哪里开始修,想那就先全拆下来吧”,孙瑜表示,本来计划拆下来看需要换的零件就换,或是拆下来打磨除锈等再装上,但因没有基础,于是想到哪拆到哪,拆不下来就在网上看视频学。不过这也带来一些难题,“拆的时候很开心,装时都全忘了,不记得怎么装回去”。他笑说,于是又要学习研究如何组装。

  但“自己装出来的车能跑,已经是奇迹”,他对此还是很有成就感。此外,他还把整个修车过程拍成短视频放在网上,最多的一条播放量达18万次,收获了几千粉丝。

  “从零基础开始,到现在发动机原理都弄明白了”,孙瑜还自学了电焊,除了上网看视频查数据,也买了几本书,包括官方维修手册、民间发动机维修手册,喷漆的书等。唯一实在无法完成需要送到外面做的,就是外壳的喷砂除锈,喷完再拿回来自己喷漆。不过他也因此上了“血的一课”,因为喷了底漆没有打磨就上了黄色油漆,于是油漆用手都能刮下来,也特别不均匀,于是不得不重新再喷砂再买油漆重涂,“涂漆就花了几千块”。

  “玩一遍就可以了,满足好奇心,算是个超级大的玩具”,不过话虽这么说,喜欢动手的他还是没有闲住,疫情期间他在家又将自家厕所重装了一遍,但他说:“装完之后就再也不想装修了。”